当前位置: 主页 > 肖公式规律 >

长江商学院EMBA王苏飞:演出行业的互
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21日

热门信息:

长江商学院EMBA王苏飞:演出行业的互 人体育馆附近酒吧开业 邀数十辆超跑轿车造势(组图 一年奔波30个位公益记者的影像日记 【欧冠抽签结果】▏巴萨遇巴黎皇马29年后再遇那

  讯】为加深同学间的相互了解,提倡同学间的相互学习,30期3班组织了“相约星期三”栏目,每周三邀请一位同学在班级微信群分享。

  很荣幸有机会来分享我所处的行业和自己在做的事情。我目前在做演出,但又实打实是个互联网公司,所以今天分享的主题是演出行业的互联网+,想和大家一起来看一下在互联网时代演出可以怎么做,怎么做才能更好玩。

  我想可能会被大家知道的和互联网沾边的演出应该是2014年汪峰和乐视合作的那场演唱会,开启了线上付费看演唱会的先河,大概有7万多人买票观看;然后就是把直播演唱会的声势做到最大的,2016年12月31日的王菲和腾讯视频合作的幻乐一场,我相信各位同学或多或少也有听说过这场演出。我们会发现慢慢的越来越多的演唱会和互联网联姻。因为线下演唱会的举办场所是有天花板的,场馆的座位一定是有限的。比如说在北京的工人体育馆,做一场演唱会,最多最得只能容纳8000人。按照普通明星的平均票价500-600块一张来计算票房收入应该在400-480万左右。那么能够进到场馆看演唱会的人数,一定是相对固定的,产生的影响力一定是有限的,但是互联网是一个敞篷的场所,没有了天花板的束缚,所以直播带来的收益,一定会比线下的票房产生的更多。

  我分享一个数据,就是在传统的演唱会里面,大概目前来看,是超过80%都是赔钱的。甚至是一个能赚钱的艺人演唱会,可能在成都赚钱,但是在北京可能是赔的;在佛山赚了钱,但是有可能在武汉是赔钱的。所以传统演唱会,目前的运营状况是相当惨淡的。

  但是很坦白的讲,我并不认为这种纯粹的转播,就是改变了演出的模式,就是演出行业的互联网+。因为线上的观众,看这样的一场直播演唱会和看电视并没有什么不同,看直播和看录播,也没有什么不同。王菲的演唱会我们在线上看到的延时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,但并没有察觉到。或者此时此刻再回去看,也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同。所以我认为的互联网时代的演出,一定是有线上和线下的互动,一定是要让线上的粉丝有存在感、有参与感的。

  今天要说演唱会的互联网+,刚才说的是传统演出的现状,我们再来看一下互联网这一端目前是什么状况。大概两年的疯狂直播热潮之后,现在能够陆续听到直播平台公司解散的消息,市场慢慢归于平静。但是经过这么一波狂热,我觉得应该已经进入到了全民直播的时代。我理解的全民直播,并不是全民都去参与直播,而是大家都能认可或者接受直播,再或者是对直播有一定的认知。我觉得对于这个时代,对于演出本身,也是一件好事。但是对于我们线上的观众来看,很快我们就会看腻了千篇一律的美女直播,未来我认为这个趋势,一定是会向更细分的专业直播,比如钓鱼、户外、在线教育等等。在我所从事这个领域,泛娱乐这个领域里面,就需要是更精品,更好看的内容,才会被人们所追捧。

  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线线上和线下同步互动的演出是什么样,我发给大家看一下,希望这两个小片,能让大家对我说的互动直播演出,有比较直观的感觉。因为这些并不是那些网红在直播,而是传统意义上的明星,在做他们演唱会的过程当中,加入跟线上网友的互动。

  我们所有做的演出都是这样的类型,每一场演出都是三条百兆网络专线保障,确保我们的互动是顺畅的。绝对不能产生政策上的延时。这也是为什么我所做的所有大型的演出,都不会在北京做的原因,北京管控太严重了,过1000人的演出,都会要求延时半小时。所以像今年,我做的有8场万人规模以上的演出,都是在走到像武汉、重庆、广州、昆明等等这些城市去做的巡演,确保这些互动是流畅的,确保线下线上粉丝的体验感是足够好的。

  所谓的直播互动演出,除了在演出的两个小时里面,有这样的互动以外,在演出之前,我们会和每个明星的粉丝团进行充分的沟通,让粉丝,让普通的用户参与演出的定制过程。比如说这场演唱会,我们请到了张杰,张杰穿黑西装出场还是穿白西装出场,我们是让粉丝来投票决定的。比如说今天我们请了李宇春和周笔畅,她们两位谁先出场,谁后出场,我们让粉丝去决定。她们唱哪首歌,我们让粉丝来决定。

  所以这是极其颠覆传统演出的方式,这是互联网化的演出方式。因为从来没有过,我们看演唱会,不是被动的接受,而是可以主动参与。所以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,我们的演出因为这样可以跟线上的网友做深入的互动,可以让他们来参与到演出内容的定制,所以我们最高做到过单一平台,有200万的在线万的票房,这在线下是很难想象的一个票房体量,几乎没有可能达到。并且我们所有的演出,都是全网直播,有PC端,有移动端,电视端,有VR端,总共有30几个平台,同步做宣发和直播。

  我现在发的这个可能很多同学都不太知道他的名字,是一场纯二次元的演出叫做初音未来,这是在日本乃至全世界最火的虚拟偶像,她的粉丝群体非常垂直,非常狂热,消费的意愿超强,消费的能力也超高。明年我们还会做初音未来的虚拟时装秀,总投资大概在5000万左右,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项目。不太能理解,为什么会有那些小孩子,疯狂的追逐一个声音,去追逐一个虚拟的偶像。但是这个市场已经被验证过了,所以我们也是紧跟着市场的步伐在做。

  我认为我们在这个细分的领域里面是做得最好的,我们每一场的演出宣发是最强的,覆盖的人群一定是最多的,观看的平均人数也是最高的,这一点还是很有自信的,一定是最多,没有之一。

  除了演出本身,在略略的介绍一下我在做的其他板块。我们自己也在做艺人经纪,现在已经签了20多个小咖,他们都有一些粉丝,还在养成的过程当中。另外我还收购了香港的一个娱乐杂志在做运营,另外就是每一场演出都会有很多品牌广告商来跟我们合作、做赞助,我们会设计非常精巧的做植入,也会最大化给品牌曝光。当然无公益,不长江,天音互动也在持续的跟各大公益组织合作,我们也发起了叫“一分公益”的计划。在长江的公益第一课,我接触到了病痛挑战基金会,也刚刚去帮了他们做了三周年的公益晚会。

  其实我自己本科学的新闻,研究生学的是医学,跟娱乐是不沾边的。本身做这个事情,我一开始挺不理解这些追星的孩子们,我觉得不怎么干正事,一天天就知道盲目的疯狂追星。但是在做了这个行业以后,我们有很多的同事,像在各个部门都有一些同事,都是从看过我们演出的粉丝当中,去转化过来的,看过我们的演出,想要留在公司去工作。从他们身上,我真正看到了这些孩子们,他去追星,去学习这些明星身上的努力,向上这些正能量,才让我越来越热爱我所在的行业。我们导演组平均是1992年出生,他们特别理解线上用户的需求,真的是太年轻,太有创意,太有活力了。我觉得娱乐业的发展未来都是他们的。

  今天的分享,希望能让大家了解我一点点。最后一个是说,如果我们要有一些年会、大型演出这样的需求,我很建议各位能够和互联网的平台去结合,因为它的效果真的是会让这个本身内容,曝光量增加百倍千倍。